其實在拿到DTC的offer之前,我早在去年還在日本當交換學生的時候,就決定要來2016年暑假在上海交大的夏季學期了。

 

那時候其實是衝著這個課程的組成成員來的。

由於在交換學生的期間,廣東話的影音媒體成了我暫時逃避日本人世界的避風港,因此萌生了學習廣東話的念頭。

而這個暑期課程,除了台灣學生以外,組成成分就是香港、澳門以及中國其他地方的本地生。

另外讓我想參加的原因,可能是來自於我認識的幾位中國小夥伴吧。

 

在台大,校內支持台獨氣氛之盛當然是不在話下,但有時候與同學聊到相關議題的過程中,常常感受到「台獨=仇中」這個意識形態。

但隨著對於國民黨的黑歷史認識的增長,到這個年紀,其實也很難說得清到底是誰不放過台灣人。

是共產黨不願讓台灣人走出大中華意識這個死胡同呢?還是意識到反攻大陸無望,害怕失去權勢的國民黨元老們?

而我的想法其實很簡單。選擇對立與否之前,都應先有一定的認識基礎。於是這成了我來上海交大的夏季學期之原因。

雖然在五月的時候拿到了十月開始在日本的工作,而公司也在這中間安排了密集的入職前訓練,

但這還是不減我想來中國進行交流的原因。

與其一直在螢幕前跟同溫層的人們評論一個你不欲觸摸的龐然大物,不如直接走到她面前仔細端詳,即使會弄的一身腥。

 

剛來的這兩天,我才發現其實我日常生活中沒什麼機會接觸到來自港澳的朋友。

再加上排了讀書計畫之後,才發現平均每天要念的書比我想像的還多。

也罷。反正在七月底我也排了四天的廣東、香港之旅。

就乾脆毫無目的地在交大度過我的悠閒七月吧。

 

從浦東機場出關後,我見到了我們台灣學生的Buddy元友、世雨。

但由於我肚子實在太餓,一跟他們會合後我就先到旁邊的永和大王享用了一頓雞排套餐。

兩點出關,耗到了四點左右才上車,五點多抵達宿舍。

 

我們住的是研究生住的西55宿舍,四個人一個套間,兩個人一個小間。

我跟生傳系、財金系的學弟最早到台大男生的那個套間,所以一開始變得比較熟。

第一天晚上,生傳系學弟先帶我們走路去認識環境,但還沒走到目的地大家就快累死了,

因為交通大學的校地實在太大,台大根本很小。

 

回到宿舍後,我們開始著手解決大學生生存之必須-網路。

財金系學弟因為有帶網路線,一下就申請成功了。

而我因為只有帶無線路由器,在交大網路中心那一端的機器認證一直沒辦法通過。

所以一直使用宿舍公用區的wifi進行各種活動。

而我們的輔導員元友,也因為這件事在宿舍陪我們耗到了晚上十一點。

過了很久還是解決不了,我們就索性去華聯那邊吃宵夜了,由元友請客,真是感謝。

 

第一天便以很累很累的身軀作結。

第二天跟兩位學弟去了豫園,還有城隍廟。

觀光區果真什麼都貴,城隍廟門票10RMB 豫園20RMB,幸好有交大給的學生證可以打折,否則真的會不想進去。

出來城隍廟之後,財金系學弟看上路邊攤販的一條手鍊,沒想到對方竟喊價60RMB。

對於觀光區攤販亂喊價行為早有耳聞的我,便出聲說到「20賣不賣?我們學校附近都差不多這個價錢」

最後,一直帶著尷尬表情的學弟用了25RMB跟攤商達成了共識。果真是在亂喊價。

豫園周邊的商場大多都是古時客棧的造型,但不知道是從前留下來的古蹟,還是用水泥重新砌成的。應該是重新蓋的吧,我想。

我們吃了南翔包子店,包子皮比想像中的厚,店裡滿是酸醋的氣味,這氣味又再次加深了我的上海印象(去年也聞過)。

後來我們繞到附近一家明信片店,裡面的明信片張張都很精緻,有手繪、攝影等常見的製作手法,我直接在店裡寄了三張。

 

後來我們便走過去外灘等日落,要看夜景。

不知道是不是緯度比較高的原因,這邊的日落時間明顯比台北要晚不少,iphone顯示19:00才會日落。

在外灘步行區等呀等,突然我們看見一個鬼鬼祟祟的女人,鑽到人群後方的樹叢中,好像在藏什麼東西似的,接著整個人便隱身於其中了。

回過神來,眼前走來數個穿著巡邏制服的警察,見到此情景,浮現在我們腦海中的便是「扒手」「追捕」等字眼。

猶豫了大概30秒之後,我們便主動告訴身旁經過的一位巡邏員,告知他那位躲樹叢大媽的事情。

而警察上前把她揪出來之後,並沒有發生什麼激烈的場景,大媽在原地跟警察糾纏了一陣之後,便跑出樹叢直奔外灘路邊金牛雕像處。

奇怪的是,警察並沒有好似追捕嫌疑犯一般跟上去,就那樣讓她走了。

後來我們才知道,原來那位大媽是一些隨機兜售物品的違法商人,似乎是為了躲避警察耳目才出現躲樹叢的行為的。真是奇觀。

我們也很好笑,以為自己剛來第二天就遇到什麼精彩的警匪場面。

接著到附近的四川東路吃了晚餐,就走到附近的地鐵站搭地鐵回去交大了。

東川路地鐵站真遠,騎回宿舍至少花了二、三十分鐘以上吧,包含迷路的時間。

 

第三天早上,由於中午跟姚艷還有津田さん約了吃飯的原因,我大概九點多就起床了。

這麼早起床的原因在於,交大閔行校區帝楚偏遠,必須要搭一個多小時的車才有辦法到市區。

為了能夠準時趕到用餐地點,我起了個大早並備齊所有要帶的東西,而下午還跟他們公司的人約了一起打羽毛球。

 

一出地鐵,才發現用餐地點其實就在去年我誤打誤撞走到的地方,人民廣場地鐵站17號出口那邊。

結果我早了半小時就抵達用餐地點所在百貨商場了,於是便索性先出去繞繞。

附近有個很美的教堂,叫做沐恩堂。由於外表太類似橫濱在開港時代的建築,讓我產生了可以進去參觀的錯覺。

結果走過去才發現是一處真的有在運作的教堂,當天還正舉辦活動。

 

接著,我又回到百聯世茂大廈,進到彩泥·云南菜-梯田餐厅等待姚艷還有津田さん

姚艷跟津田さん似乎是上司與下屬的關係,在吃飯聊天的過程中時不時會有津田吐槽姚艷的情況發生,實在可愛。

雲南菜也相當好吃,尤其是米線,很類似客家吃的米苔目,但口味較為樸實且順口。

吃完飯後,我們在商場內隨意亂晃,津田頓時變得很像小孩子,在商場內看到七彩的m&m店鋪就主動上前去拍了好幾張照。

問了姚艷,他說津田已經被中國人同化了,不像日本人。

 

跟津田分開之後,我跟姚艷到了格致中學的體育館準備打羽球。

羽球場內是姚艷的同事群,大家挺合善,還有一位現在在中國德勤工作的交大前輩。

說到羽球,我除了小時候亂打的基礎以外,幾乎沒已受過什麼正式的指導,在場上也被虐得很慘。

但陪我打的人都滿體貼的,不太對我發殺球,沒有讓我在場上崩潰(哈)。

也許是作人資的人都有著一顆柔軟的心吧,再加上他們公司的客戶幾乎都是日本人,也難怪有著不同於一般中國人的氣質。(那我自己呢?)

 

打完羽球後,我跑去新天地繞繞,觀光區連星巴克都很貴,點不起咖啡只好抓了一瓶20RMB的藍莓優格。

後來為了彌補前一晚跟學弟去外灘沒有帶到相機之憾,我便拿了相機前往陸家嘴。

一出了陸家嘴地鐵站,難免不被眼前巨大的東方明珠還有各代表性建築震懾住,聯想到一些人類面對龐然大物時,會有的恐懼以及慾望。

 

在東方明珠底下拍了幾張照之後,我就走往黃浦江畔的徒步區,欣賞外灘風景。

陸家嘴這一側是突岸,相較於凹岸外灘江水之深,逗留在陸家嘴這邊沙灘上的夜鷺顯得悠閒許多,凝望著深水外灘那的繁忙。

結束拍照行程後,我就跳上985公車,從始發站陸家嘴一路坐到終點站-上海體育館,接著就搭著一號線轉回宿舍了。

上海真的好大,用台灣6/1的面積塞了一個台灣人口的地方。

 

第四天,也就是今早,起床之後我又前往華聯添購一些生活用品,接著到宿舍附近的李政道圖書館準備寫DTC給我的暑假作業。

也許是剛建成沒有幾年的關係,李政道圖書館從大廳便開始霸氣。圖書室、座椅、廁所各處可見交大花錢毫不手軟之處,豪華程度可比台大社科院圖書館。

也許是交大宿舍年代久遠的關係,一進到高級的圖書館便有種時空錯亂之感,彷彿見證了中國經濟起飛的歷程。

 

離開圖書館之後,與來自外文系的張一起去超世紀行一些採買,買了兩大袋零食、泡麵才80RMB,便宜便宜。

接著便又回到宿舍了,張借我他帶來的光碟機,解決了我無法使用DTC教材光碟的窘境。

這兩天501其他小間來了其他台大同學,但好像個性有點不是很外放,上前搭話也不太會回應。他們現在在我後面他們訂的pizza,還有討論遊戲攻略。

 

網誌先到此一段落。

覺得以後能這樣花很多時間打網誌的空閒真的不多了啊。

人生最後一個長假。應該吧。世事難料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ou 的頭像
sou

嗽ソウ

so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